我们在2022年伦敦摄影展上看到的 不止是“一个小小的奇迹”

“摄影是通向许多其他艺术形式的大门,”奈特说。“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拿起一台相机,从那时起我就痴迷于此......对我来说,相机一直是生活的通行证。”

弗兰克·霍瓦特(Frank Horvat,1928-2021)认为摄影是一个奇迹。根据他的女儿菲亚梅塔·霍瓦特(Fiammetta Horvat)的说法,她今年在伦敦摄影展上策划了她父亲的展览,他认为每张照片都是“一个小小的奇迹”——真实和想象的混合瞬间,被镜头抓住,捕捉并永生不朽。

所有现场图片 © 比利·巴拉克洛

光是霍瓦特的展览就足以成为参观伦敦摄影展的理由。几乎值得完全绕过主展馆,直接前往萨默塞特宫远处的堤岸画廊。这位出生于意大利的时尚和纪实摄影师以挑战时尚摄影的现状而闻名。

1947年,15岁的霍瓦特卖掉了他珍贵的邮票收藏,买了一台相机,从1950年代后期他就开始了漫长的职业生涯,为《生活》杂志,《Vogue》,《时尚芭莎》等杂志拍摄照片。他把模特带出工作室,进入非常规的地方——比如在伦敦的肉店外面,在巴黎公共汽车的后座,或者在纽约的人行道上。

© 弗兰克·霍瓦特(Frank Horvat)

在他那个时代,霍瓦特总是在试验和适应新技术。与这些前瞻性的图片同时展出的,还有今年的摄影大师尼克·奈特(Nick Knight),也是如此。这位英国时尚摄影师展出了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的精选重要作品,包括与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和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标志性设计师的合作。

红色裙撑(The Red Bustle),尼克·奈特在1986年为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创作。

奈特大型时尚影像展的核心是一件正在进行的,关于身体积极性的雕塑作品。伴随着与地下室空间拱门相呼应的实验电影背景音乐,很明显奈特是一位超越摄影媒介的艺术家。

© 尼克·奈特(Nick Knight)

“摄影是通向许多其他艺术形式的大门,”奈特说,他在开始转向美术之前先学的医学。“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拿起一台相机,从那时起我就痴迷于此……对我来说,相机一直是生活的通行证。”像霍瓦特一样,这位63岁的摄影师一直在寻求他的实践——无论是通过合作,新材料还是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技术。这个月,他还计划推出一个关于摄影史的教育抖音(TikTok)系列。

© 梅兰妮·伊萨卡(Melanie Issaka)

当霍瓦特和奈特在堤岸画廊大放异彩的时候,探索展区也在一楼抢尽了风头。由1000 Words的编辑蒂姆·克拉克(Tim Clark)策划的新兴画廊专区,从一开始就很吸引人。迎接游客的是一个互动装置:沃尔特和佐尼尔的彩虹相机。在这个巨大的相机兼扫描仪中,可以获邀创建一幅抽象的数字拼贴画。还有最近从RCA毕业的梅兰妮·伊萨卡(Melanie Issaka)的另一组摄影图。这些图像由艺术家领导的平台Hi-Noon展出,探讨了黑人的事实和概念本质。

当然不要错过马克斯·米霍夫斯基(Max Miechowski)的作品,来自Open Doors Gallery。Miechowski以其对日常生活的诗意记录而闻名,当之无愧地被选为今年的伦敦摄影展x尼康年度新兴摄影师。探索时间、街区和灵活的主题,他对人和地方的敏感描绘抓住了我们人类集体经历背后的微妙之处。

至于博览会主要由75家画廊组成的核心,分布在中央展馆和东西翼,人们花上几个小时在展位之间漂流。这些画廊的个展构成了伦敦摄影展的大部分展览空间,在那里一切都有价签。除非你是收藏家,否则你可能会在出版商部分找到更有趣、更实惠的作品。在这里,您会发现出售特别版书籍、杂志和印刷品的摊位,还可以留意入围展示的不朽出版物。

© 马克斯·米霍夫斯基(Max Miechowski)

别忘了享受好天气,因为没有什么地方比萨默塞特宫广阔的乔治亚庭院更令人愉快了,它被温暖的阳光所浸透。

此篇来自合作的英国摄影杂志(1854 Photography),由艺舟(“picark”)独家译介

在这先注册登录后在看板讨论。欢迎在微信、微博上搜“艺廊网”、“artthat”关注我们。

快来加入游艺小分队,与艺术家一起再次创作,把丝网版手工带回家!

更多来自 ArtThat Editorial

艺廊高清:埃贡·席勒,坐着的女孩,1910

埃贡·席勒 坐着的女孩 1910 纸上水彩、水粉、炭笔和铅笔 45 x 30 cm 西班牙提森-博内米萨国家博物馆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