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波提切利到梵高 超强阵容的英国国家美术馆珍藏展早鸟票限量发售

展览将以教科书式的方式,通过精选52件/组展品完整呈现从文艺复兴至19世纪后印象派的欧洲绘画史,横跨400多年的美术史,囊括了各个时期的巨匠名作。

作为上海博物馆“对话世界”文物艺术系列大展的第二个展览,此次重磅展览献礼上海博物馆馆庆7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大陆有史以来举办的最强阵容的欧洲美术史展览。

展览将以教科书式的方式,通过精选52件/组展品完整呈现从文艺复兴至19世纪后印象派的欧洲绘画史,横跨400多年的美术史。展品中囊括了各个时期的巨匠名作,包括波提切利、拉斐尔、提香、卡拉瓦乔、伦勃朗、马奈、莫奈、梵高等。

本次展览共分为八个版块,精选50位艺术巨匠的52件展品,完整呈现从文艺复兴至19世纪后印象派400余年的欧洲美术史。

1. “波提切利和15世纪意大利绘画”

本版块将展示在15世纪意大利绘画全盛发展时期两个截然不同的流派。以乔瓦尼·贝利尼为代表的威尼斯画派,艺术家们崇尚自然主义,善用色彩;而佛罗伦萨的画家,更注重线条和结构出现了波提切利这位当时被誉为最好的画家。观众可在本版块看到梅西那《书房中的圣哲罗姆》、贝利尼《圣母子》和波提切利《圣泽诺比乌斯的三个奇迹》等名作,近距离观察当时不同流派画作的差异与特点。

640

书房中的圣哲罗姆
安托内罗·达·梅西那
约1475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Antonello da Messina, Saint Jerome in his Study, about 1475,©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640-1

圣泽诺比乌斯的三个奇迹
桑德罗·波提切利
约1500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Sandro Botticelli, Three Miracles of Saint Zenobius, about 1500,©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2. “拉斐尔和意大利文艺复兴全盛期”

“文艺复兴”意为“重生”,是对古希腊古罗马艺术、科学和文化的致敬和再度发现,14世纪末起源于意大利,至16世纪初发展到全盛期。本版块中观众可看到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艺术家们创作的宗教艺术、肖像画、历史和神话绘画,如拉斐尔的《圣母子像与施洗者圣约翰》、提香的《女子肖像》、柯勒乔的《维纳斯、墨丘利与丘比特》等,从中感受古典主义在画家笔下的“神圣力量和重生”。

640-2

圣母子像与施洗者圣约翰(加瓦圣母)
拉斐尔
约1510 – 1511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Raphael, 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the Infant Saint John the Baptist (The Garvagh Madonna), about 1510-1511,©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640-3

女子肖像(拉斯基亚沃纳)
提香
约1510 – 1512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Titian, Portrait of a Lady (La Schiavona), about 1510-12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3. “戈塞特和北方文艺复兴”

欧洲北部艺术家们的兴趣更多倾向于各种各样的宗教和世俗化的题材,通常着重于描绘材质和细节,呈现栩栩如生的人物和场景。北方文艺复兴中最有造诣的画家之一是戈塞特,本版块将展出戈塞特的《年轻公主》、阿尔特多夫的《人行桥风景》以及布克莱尔《四元素:水和火》等,观众可从这些作品精细自由的笔触中体会早期荷兰派绘画特点。

640-4

年轻公主(丹麦多萝西娅?)
扬·戈塞特
约1530 – 1532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Jan Gossaert(Jean Gossart), A Young Princess (Dorothea of Denmark?), about 1530-2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640-5

四元素:火
约阿希姆·布克莱尔
约1570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Joachim Beuckelaer, The Four Elements: Fire, 1570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4. “卡拉瓦乔和意大利西班牙的巴洛克绘画”

巴洛克时期的绘画特点为动态的构图、生动的色彩以及强烈的情感表达。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提倡一种全新的、激进的风格,他用强有力的笔触,擅用戏剧化的光线赋予人物形象以强烈的存在感。本版块将展出卡拉瓦乔的《被蜥蜴咬伤的男孩》,在这幅作品中,卡拉瓦乔成功捕捉到了被蜥蜴突然咬到后男孩一瞬间的表情和动作,极为生动,让观众能直接感受到男孩的痛苦和惊讶,并将其演变成一个生动的故事,这便是卡拉瓦乔艺术中的革新,对欧洲艺术家产生了持久影响。

640-6

被蜥蜴咬伤的男孩
卡拉瓦乔
约1594 – 1595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Caravaggio(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 Boy bitten by a Lizard, about 1594-5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640-7

费尔南多主教肖像
迭戈·委拉斯贵兹
约1640 – 1645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Diego Velázquez, Portrait of the Archbishop Fernando de Valdés, 1640-5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5. “伦勃朗和17世纪北欧绘画”

伦勃朗和凡·代克是17世纪欧洲北部的杰出画家。凡·代克擅长描绘贵族服饰的鲜艳色彩和奢华质地;而伦勃朗则发掘了颜料的无限可能性,用层次丰富的光线和阴影勾勒出人物丰富的面部表情。本版块将展出凡·代克的双人肖像画《约翰·斯图亚特勋爵与其兄弟伯纳德·斯图亚特勋爵》及伦勃朗的《63岁的自画像》,两人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可从这两幅作品中窥见一斑。

640-8

63岁的自画像
伦勃朗
1669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Rembrandt van Rijn, Self Portrait at the Age of 63, 1669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荷兰“黄金时代”的画家代表分别是斯汀和德·霍赫,两人最常描绘的主题便是家庭生活场景,观众可在本版块欣赏到斯汀的《旅馆内部(“碎鸡蛋”)》和德·霍赫的《庭院里的音乐会》。同时,这个时期也诞生了许多欧洲美术中伟大的风景画家和海景画家,许多著名画作亦可在本版块一饱眼福。

640-9

庭院里的音乐会
彼得·德·霍赫
约1677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Pieter de Hooch, A Musical Party in a Courtyard, 1677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6. “卡纳莱托和18世纪欧洲绘画”

18世纪见证了一场巨大的文化现象——“壮游”,富裕的年轻人开始游历整个欧洲,他们一边欣赏过去伟大的艺术,一边委托艺术家创作全新的作品,包括巴托尼的肖像画,以及韦尔内和卡纳莱托所作的风景画。本版块将展出卡纳莱托的《威尼斯:卡纳雷吉欧区入口》,卡纳莱托以描绘威尼斯风光而闻名,对威尼斯的特色建筑及人文风情有着深刻的情感。他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建筑细节,并用明亮柔和的色彩烘托氛围。

640-10

威尼斯:城堡区圣伯多禄圣殿
卡纳莱托
1730年代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Canaletto(Giovanni Antonio Canal), Venice: S. Pietro in Castello, 1730s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640-11

多娜·伊莎贝尔·德·波赛尔
弗朗西斯科·德·戈雅
1805年前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Francisco de Goya, Doña Isabel de Porcel, before 1805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7. “梵高和印象派绘画”

印象派画家通常指19世纪晚期在巴黎工作的一批艺术家。“印象派”一词最早带有贬义,用来批评这群艺术家的作品风格。该运动的代表人物包括:马奈、塞尚、雷诺阿和莫奈。他们常用明亮的色彩笔触来突出光影变化的效果。莫奈在晚年隐居到法国北部的吉维尼小镇,在那里,他建造了一个大型工作室和花园,细心栽培了将近200种鸢尾花,这些花给画家带来了无穷的灵感,也成为其晚期绘作的灵感来源。本版块将展出马奈的《咖啡厅演奏会的一角》、塞尚的《画室中的火炉》、雷诺阿的《浴者》以及莫奈的《鸢尾花》。

640-2

窗前果盘和啤酒杯
高更
约1890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Paul Gauguin, Bowl of Fruit and Tankard before a Window, probably 1890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高更和梵高之间曾有过一场热烈的友谊,他们同样也是印象派后期最著名的画家,尽管在世时都没有受到赏识。高更非常欣赏塞尚,并试图在作品中模仿后者的构图。而梵高则偏好耀眼的色彩和生动的笔触,使人感受到强烈的自然活力。本版块还将展出梵高的《长草地与蝴蝶》,这幅画作于其自杀前不久。从他所住的精神病院窗户向外眺望,有一片杂草丛生的花园,梵高以此创作了好几幅作品。梵高用画笔感知生命,用明艳丰富的色彩描绘世界,使其作品充满生命力。

640-3

长草地与蝴蝶
文森特·梵高
1890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Vincent van Gogh, Long Grass with Butterflies, 1890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n

8. “透纳和英国绘画”

承袭17世纪凡·代克及其他著名肖像画家奠定的传统,庚斯博罗和劳伦斯为当时英国社会中的显贵人物作肖像画。观众可在本版块看到庚斯博罗的《拉尔夫·朔姆贝格博士》及劳伦斯的《查尔斯·威廉·兰姆顿肖像(红衣男孩)》;并可从康斯特布尔的《史特拉福磨坊》中欣赏到其笔下的英国风景和独特的艺术手法。

640-4

威廉·兰姆顿肖像(红衣男孩)
托马斯·劳伦斯爵士
1825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Sir Thomas Lawrence, Portrait of Charles William Lambton (‘The Red Boy’), 1825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本版块将展出透纳的《海洛和利安德的离别》,作品主题来源于古希腊著名的爱情故事。透纳的作品显示出其对荷兰黄金时代海洋绘画的深入了解,也可以看出对克劳德的极力推崇。透纳的风景画充满了由光影效果烘托的诗意氛围。

640-5

海洛和利安德的离别
透纳
1837年前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Joseph Mallord WilliamTurner, The Parting of Hero and Leander-from the Greek of Musaeus, before 1837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即日起-12月31日,观众可至上海博物馆微信公众号购买早鸟票,限额销售,售罄即止。普通票与优惠票2023年1月1日开售。

来源:上海博物馆

更多来自 ArtThat Editorial

胡子个展“暗面”

从早期水粉到现在水粉、油画兼顾,胡子画中的线条仍具有极高的辨识度,它们有棱有角,直来直去,非常胡子。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