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廊现在:爱琴 “春有时” @ M艺术空间 [上海]

从观感体验上,这种不甚有严格方法的透视和光影,更像庞贝壁画中偶有的小场景,一种欲望饱足之后的悠闲(又是一个和时间有关的状态)。

生有时,死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春日浩荡。

春的浩荡有一种几近残忍的执意,兀自蓬勃、兀自席卷,并不因为谁的缺席而迟缓等待。

爱琴也知道这点。她常自觉画得太慢,赶不上时间的速度。面对鲜花鲜果,边画边凋萎。她寻摸到的经验,是先画容易枯的,撑得久的留在后头,最后再画茎干叶片。于是一幅画面里,花、枝干与叶其实并不同时,是“历时演变的共时呈现”。十七世纪的静物画也有一些在共时画面呈现历时性的:比如画师会将各个季节的花集在一处,用观察记忆拼凑出盎然生趣。爱琴没有这种想象,她对水彩的使用很克制,没有囫囵吞枣的面积感。画面铺展时间的延长赖于她审慎忠诚地刻画细节,复述纹理——爱琴的画里有一些老实的时间:每一片花瓣和桌布角落都一眼一笔地过去,没有详略,没有偏袒。像春风在每一片叶子上做的事。

静物画(stilleven)是十七世纪荷兰人创造的新词,由stil(still/静止的)和leven(life/生命)拼接而成,西语中这看似动静相悖的两个词建立起绘画中的重要分支。静物画这一传统的关键词常常是“时间”:娇艳欲滴的花束、满盈的鲜果,玻璃或陶瓷的容器。无非极美极盛极脆弱,丰沛一时却时移物转。

十七世纪静物画的时间态度在于“虚空的警示”,而爱琴的静物没有这样的哲学负担。她的玻璃不像是精美的易碎品,只是透露枝干杂蔓的容器。从观感体验上,这种不甚有严格方法的透视和光影,更像庞贝壁画中偶有的小场景,一种欲望饱足之后的悠闲(又是一个和时间有关的状态)。时间在此没有急转直下的势能,而是不介意流转的静观。见素抱朴,珊珊可爱。

这里面还有一些时间,是母子间的絮语。爱琴的儿子尤勇是职业画家,他的画室在北京,中国油画院近旁。原本爱琴去北京是照顾儿子的,拿起画笔是一个母亲受到的“怂恿”。长时间的陪伴润物无声,塑造了生活的地平线,爱琴其实总在这条地平线上,所以她画画,也是陪伴的必然。但说到底,好的陪伴让人找到道路,绘画最终是陪伴自己的方式。碗盏一收,桌布铺上,杯盘汤羹换成小果清供,关小火,从厨房踱几步坐在花架前,没什么所谓的仪式感。阳光从南窗照下,这是一个女人属于自己的春天。

每个人的花期不同,但总有一个时间为春天预备,要来得及有花,有叶,有枝蔓爬上藤架。

无数个春天穿过她,像坦然的笔触穿过纸,没有追赶,没有悔意。

我们也曾错过春天。

自己开得好,就是对世界的纠偏。

文/ 崔璨

春有时

艺术家: 爱琴
策展人: 崔璨
开幕: 2023.03.18 15:00-18:30
展期: 2022.03.18-04.15(周二-周六 10:30-18:30)
地址: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2号楼1楼 M艺术空间

策展人

崔璨 Cui Can

策展人,艺术评论作者,M艺术空间总监,黑书联合创始人。
毕业于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主要从事当代艺术、艺术人类学研究及相关策展实践。

艺术家

爱琴 Aqin
出生于1961年,来自温州,现创作生活于北京。
在其笔下,“静物”被赋予动势,耐心而长久的关注。
陈丹青评论其为“从未受挫”的绘画状态上的“婴儿”。

更多来自 ArtThat Editorial

西行画录·东南园墅——建筑师童寯(1900-1983)特展 @ 久事美术馆

本次展览通过两大主题,展示童寯壮游欧洲时期的写生画作和其作为职业建筑师时期进行中国园林研究的相关资料,带领观众一同解读童寯与建筑、艺术与园林的秘密。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