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没有尽头 她用绕遍地球的纱线告诉你…我们要去哪里

盐田千春,作为日本行为和装置艺术家经常用日常物件在她的作品中实施,比如床、窗和鞋子,介入到这些物件找寻到的记忆,去探讨生存和死亡的关系。

“在创造这晦涩难懂的网格,连同它的可塑性是一个谜,就像我们的大脑,宇宙,当然还有生活。我真的没有答案,只有问题。这些问题是我作品的根本。”

ChiharuShiota17_01

ChiharuShiota17_03

盐田千春,作为日本行为和装置艺术家经常用日常物件在她的作品中实施,比如床、窗和鞋子,介入到这些物件找寻到的记忆,去探讨生存和死亡的关系。通常盐田的装置会填满整个房间,但保持一种微妙细腻而富有诗意的成分。盐田1972年出生于大阪,过去二十年一直生活和工作在柏林。

盐田最新的装置由近 300000 码的白纱编织而成,将法国乐蓬马歇百货中心的地面和十层窗户全部覆盖。展览题为“我们要去哪里?”,一共有150艘小船悬挂在这法国百货中心,在地面的展览由丝线巨浪缠绕而成房间,游客可以在其中穿行。

ChiharuShiota17_04

ChiharuShiota17_05

尽管船只是盐田作品中一贯共同的主题,但此次的装置标志着她第一次使用白纱,以前只有黑色或红色的纱线来创作装置。

展览的标题,我们要去哪里?,指向的神秘目的地,是我们每一个个体和群体生活都要去探明的。因此装置中的小船代表船只在驶向未知的领域,作品表达出对未来毫无所知的诗意和不安感。

ChiharuShiota17_06

ChiharuShiota17_07

“我被我们每天所经历的互动多样性所震惊,在它们与过去和未来的连接当中”,盐田在乐蓬马歇的一次采访中说到。盐田的“我们要去哪里?”2017年2月期间在乐蓬马歇展出。

盐田千春在乐蓬马歇左岸的装置“我们要去哪里?”所有图片版权归加布里埃拉·夏贝尔

而她在柏林Blain|Southern的特别装置,盐田在一系列骨架的船只上方,用红色纱线构造出扭曲的网络。名为“不确定的旅程”,为观者营造出一个血红色的华盖,让人联想到神经网络,在每一个方向上蜿蜒上升。这件是她在第56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手中的钥匙”作品的延续,2015年她最引人注目的一件装置。

Chiharu-Shiota-Uncertain-Journey-2016-Installation-view-_002

Chiharu-Shiota-Uncertain-Journey-2016-Installation-view-_004

Chiharu-Shiota-Uncertain-Journey-2016-Installation-view-_005

Chiharu-Shiota-Uncertain-Journey-2016-Installation-view-Cour

盐田千春 不确定的旅程 2016,装置现场,感谢艺术家和Blain|Southern,所有图片由Christian Glaeser拍摄。

2015年威尼斯艺术双年展是盐田“手中的钥匙”的主场,两艘古旧外观的船只上方,是纠缠不清的红色羊毛线和挂着的钥匙。在双年展的日本馆内,装置上交织的杂乱丝线,还有包括50000多把收集而来的钥匙,几乎遮挡住天花板。

shiota-1

shiota-2

这件作品指向的记忆来自组成的材料本身,从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们手中收集而来的钥匙。每一把钥匙都握着每一个之前他们日常使用时的记忆,就仿如和其他所有记忆的法宝一样悬挂在游客的头上。“钥匙是如此熟悉和重要的东西,在我们的生活中保护着重要的人和空间”,盐田说。

shiota-3

shiota-4

shiota-5

shiota-6

“我希望去借助来自普罗大众的钥匙,充满着在日常使用中长期累积的各种回忆和记忆,启发我们去打开未知世界的门…”

shiota-7

shiota-8

shiota-9

手中的钥匙 2015,红色羊毛、旧船、旧钥匙。所有照片由Sunhi Mang拍摄。

打开艺廊点唱机,由艺舟(“picark”)来为你独家译介,还可在官方双微(“artthat”、@艺廊网)回复你喜欢的艺术家,下次特别为你播放。

看板讨论。扫码入群,查看仅限会员阅读的原创内容。现在起加入即可超低会员价和付费订阅双享!

编写
更多来自 艺舟

用2500张回收纸板造出整个工业时代还拍成定格动画 他做到了!

澳大利亚艺术家丹尼尔·阿格达(Daniel Agdag)用纸板、木材和描图纸制作发明的装置和旧时的飞行器,将他的异想天开的幻想变成细节丰富的雕塑。
查看更多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