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行则将至 回看听觉与建筑艺术的元宇宙化应用和案例

艺术家会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贷币,通过艺术品的售卖,创造出较为完善的生态圈。元宇宙会给予我们一个全新的未来,艺术元宇宙化已经有了众多的应用案例。

元宇宙将把艺术、游戏、音乐领域作为第一把开启新世界大门的钥匙。艺术家会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贷币,通过艺术品的售卖,创造出较为完善的生态圈。元宇宙会给予我们一个全新的未来,艺术元宇宙化已经有了众多的应用案例。当然,艺术元宇宙的发展需要技术的沉淀与迭代,相关从业者需要更多地时间和耐心。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听觉艺术的元宇宙化应用

对于听觉艺术而言,除了声乐及乐器演奏等可以归为后面的文娱元宇宙之外,作曲领域还有不少新的应用,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作曲或生成歌曲,主要是通过深度学习之类的人工智能一完成;另一类是配曲,主要是通过程度及部分人工智能的方式,对已有的音乐自动生成不同声部、不同种类乐器的乐谱,甚至可以自动生成合奏的效果。

除此之外,听觉领域的元宇宙化音乐已经出现了 3D 音乐、机器人主持、交互多媒体、人工智能伴奏、虚拟现实音乐欣赏、机器人指挥、机器人演奏及机器人演唱等形式,并且已经有以人工智能模仿著名音乐家创作歌曲为演奏曲目的音乐会,未来还可能出现更多的新的听觉艺术元宇宙化应用。

听觉艺术元宇宙案例

案例 1:游戏《堡垒之夜》中举行虚拟演唱会

尽管元宇宙仍未形成公认的定义,但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左鹏飞总结,沉浸式体验、虚拟化分身、强社交属性、稳定化系统是业界普遍认可的元宇宙的基本特征。例如 Opulous 这样的音乐发行平台,支持音乐版权 NFT 交易,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唱片分销公司。

元宇宙与音乐行业的结合,催生了大量的线上虚拟演出。例如,游戏《堡垒之夜》已经和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爱莉安娜·格兰德合作,在游戏中运用虚拟形象举办演唱会,其中,爱莉安娜·格兰德的演唱会吸引了多达 7800 万玩家。贾斯汀·比伯近期也宣布将在虚拟演唱会平台上进行直播,他将使用动捕套装来控制虚拟形象,并在线上与歌迷们实时互动。

歌手特拉维斯·斯科特在游戏《堡垒之夜》中举行虚拟演唱会(来源于《堡垒之夜》虚拟演唱会)

当音乐响起,玩家们才惊讶地发现,这个小舞台成了庞大视觉盛宴的“障眼法”。一颗小行星划破天空,重重地砸向地面,爆炸的光芒吞没了小小的舞台,也将所有守在周围的观众炸向了半空。此时,一个巨大的特拉维斯·斯科特形象缓缓从地面站了起来——整个游戏地图,才是这场演唱会完整的舞台。随着特拉维斯富有节奏感的说唱,整个游戏世界的背景也不断变化。

案例 2:贾斯汀·比伯的虚拟演唱会

11 月 18 日,美国著名歌手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在虚拟娱乐平台 Wave 举办了一场元宇宙演唱会,通过自己的虚拟形象演唱了最新专辑《Justice》中的歌曲。粉丝可以前往 Wave 平台观看演唱会,也可以在比伯官方 YouTube 账号观看实时直播。值得一提的是,贾斯汀·比伯自己便是 WAVE 平台的投资人之一,但他并非是第一个举办虚拟演唱会的歌手。Wave 是家怎样的公司?

Wave 成立于 2016 年,原名 The Wave VR,最初定位是 VR 音乐社交平台。但随着 2020 年疫情到来,Wave 看到了虚拟演出的巨大商机,逐渐转型为虚拟演出服务商。此后,许多顶流明星因疫情而取消演唱会后,开始选择在 Wave 上举办自己的虚拟演唱会。

贾斯汀·比伯的虚拟演唱会(来源于JUSTIN BIEBER虚拟演唱会)

不同于洛天依等虚拟偶像的演出,Wave 打造的虚拟演唱会变现能力更强,而且通过与Roblox 等游戏公司,在 3D 视觉效果和互动内容质量上也上了一个台阶。同时,Wave 开发的虚拟演唱会受众范围非常广,既能在 VR 设备上观看,也面向其他媒体平台,这对走向主流人群和商业变现来说非常重要。

总得来说,Wave 目前在虚拟演出服务商赛道,已经具有相当大的先发优势,同类竞品少且大都处于追随状态。这说明 Wave 从 VR 社交平台向 VR 服务商转型是非常成功的。相比于传统演唱会,虚拟演唱会主要有三个关键点:虚拟形象、动作捕捉、现场互动体验。

案例 3:虚拟音乐艺人厂牌 No Problem 打造虚拟乐队 NAND

2020 年,万像文化联合摩登天空成立的虚拟音乐艺人厂牌 No Problem,官宣签约欧阳娜娜与次世文化共同打造虚拟乐队 NAND。由此可以想见,未来,音乐将与游戏、影视等领域产生更多交集,进而深度重塑已有的音乐消费和生活方式。“这个过程中会不会有泡沫 呢?”董露茜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最终谁能留下来,还是考验背后的公司是否真的在做内容。”

欧阳娜娜与虚拟乐队 NAND(来源:NBCS)

案例 4:人工智能小冰写歌作曲

智能技术给作曲带来的变化,则是更加尖锐甚至带有争议的。李小兵介绍,目前,中央音乐学院建立了处于世界领先水准的 AI 自动作曲系统。“在系统建立过程中,首先要对歌曲旋律、曲风、情感、歌词等歌曲信息进行整理统计,建立信息大数据库,然后用深度学习算法训练对应的模型,最后由系统根据用户输入的参数和歌词进行歌曲制作。”仅需 23 秒,系统就可以完成作曲、编曲、歌唱、混音,生成一首完整的歌曲作品,并达到一般作曲家的水平。

曾因写诗、绘画而引起大量关注的人工智能小冰,也在音乐领域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小冰实现了从灵感的触发、作词、作曲到最后输出的完整过程。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们经过大量测试,认为小冰具有音乐专业本科毕业的水平,为它颁发了毕业证书。”小冰公司COO 兼人工智能创造力实验室负责人徐元春说,“小冰还成为了上海大剧院的特邀音乐制作人,创作了 2020 年演出季的开幕主题曲。”挑战同时还在别处,比如中央音乐学院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合作的自动伴奏系统,可以像人一样配合演奏的清晰快慢。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坚持认为,“AI 是能让艺术家走一点捷径的工具,而不是代替人们创作。”诚然,平庸的创作者会被大浪淘沙,但顶级的音乐“包含了情绪、场景、历史阶段,这些都不是现在的 AI 技术可以理解的,人类接受艺术产品时甚至需要一些瑕疵。” 这些瑕疵,往往带着人类独有的温度和真实,“创作者如果能和 AI 配合好,在产量、产能、灵感刺激上应该会有很好的输出。”

2021 年 2 月,音乐人 3LAU 的 Ultraviolet NFT 专辑拍卖筹集了 1170 万美元,打破行业记录;腾讯音乐“TME 数字藏品”是国内首个音乐数字藏品平台,将发布数字专辑及限量周边产品,挖掘音乐艺术作品的独特收藏价值。

案例 5:TMELAND“登陆 OZ 未来音乐会”

5 月 22 日,运动品牌阿迪达斯 Originals 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的虚拟音乐社交平台 TMELAND 中举办了“登陆 OZ 未来音乐会”。

在该场虚拟音乐会上,著名说唱歌手朴宰范和欧阳靖化身为穿着阿迪达斯最新 Ozworld 系列服饰的虚拟形象进行了表演。

其中,参与的用户不仅可以在 TMELAND 中体验一场潮流性十足的视听盛宴,用户之间还能进行社交,体验多个互动空间并有机会获得大奖。而在“登陆 OZ 未来音乐会”举办前几天,斑马中国平台还主办了两场“DP 龙猪虚拟演唱会”,吸引了不少用户参与并进行互动体验。

TMELAND 虚拟演唱会场景(来源:TMELAND 虚拟演唱会)

目前音乐行业存在的问题:过去十年中,全球流媒体音乐产业营收以年复合增长率38.8%的惊人速度快速增长,2021年总营收达到169亿美元,早已取代实体唱片成为全球音乐产业的支柱。在流媒体狂欢下,流媒体平台、版权商成为利益分配的最大获益者,而大部分音乐人作为内容创作方在价值链中缺乏话语权,缺少收入来源,而音乐数字藏品可以使音乐人摆脱中间商实现收益自主。数字藏品基于区块链技术,音乐人可自行铸造发行作品,完全拥有版权,所获收入也将大部分归为音乐人本身。除此之外,音乐与数字藏品的结合还具备永久、独特的收藏性、拓展粉丝权益、给与新人机会等附加价值。

建筑设计艺术元宇宙案例

案例 1:建筑元宇宙的平台:以 CRYPTOVOXEL

Cryptovoxels(简称“CV”)可以说是元宇宙的后起之秀,并以其核心功能—搭建 NFT 艺术家舞台,并可以较好地支撑建筑元宇宙的设计。Cryptovoxels 世界的外观是像素风格的,类似于游戏《我的世界》,但画质更加精细,且创作维度更加广阔。目前 CV 世界内的 NFT 已与 Opensea 打通,搜索 Cryptovoxels,在这里可以根据街区位置,面积大小,高度等选择正在出售的虚拟土地,以及名字、衣服、配饰等 CV 世界的 NFT 资产。

Cryptovoxels 是一个构建在以太坊链上的虚拟世界,玩家们可以买卖并建造虚拟美术馆,商店以及你能想象到的任何东西。网站内置了编辑工具,真人虚拟形象和文字聊天。虚拟土地和其他 NFT 等数字资产可在区块链上永久得到保护。作为 Cryptovoxels,它的初衷是利用个人,社群的创造力打造美术馆,商店等艺术性社交的场地。

Cryptovoxels 的场景(来源:百家号/聚镁 ArtOX)

元宇宙会影响几乎所有的艺术形式,但对建筑艺术增益非常之多。对于入住元宇宙的个人来说,构建虚拟房屋以感受“在家”时,一定不是现实中的居家活动。一定程度上说,建筑在元宇宙中是一种建筑艺术,而并不是单纯的居所概念。

同样,在元宇宙的家中摆上床,可以说是一种现实的局限。但在元宇宙中,“建筑物的存在纯粹象征性的”的陈述并不准确。象征的纯粹性被用户的代理、化身感受污染了。创造和建造自己的住宅是人们的一个普遍愿望。与我们想象不同的是,化身反而是我们“身体” 的一部分。在整个哲学史上,“空间”一直作为概念二分法的一侧,意为无限和开放之物, 而“地点”作为其反面(E.S. 凯西)。所以,建筑将空间转为地点。这也是海德格尔的建筑哲学的核心。

空间、地点之分有丰富的哲学传统,而且与理解虚拟世界的体验高度相关。凯西将空间、地点的哲学史描述为两者之间的千年的概念震荡。从广义上说,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从地点的角度理解人和世界的关系。渐渐的,从地点的角度思考世界让位于对空间的关注。即牛顿绝对空间或笛卡尔扩展空间。之后到了海德格尔,钟摆摆回原位。海德格尔之后出现了许多“地点的重新发现者”(如福柯、德勒兹、伽塔利以及段义孚)。

在所有这些杰出的思想家中,可以说是梅洛庞蒂与理解基于化身的虚拟世界互动最相关(参考游戏研究中的使用)。对梅洛-庞蒂,地点的概念取决于身体,或者更确切地说,取决于身体上的能动性。正如凯西所指出的那样,梅洛-庞蒂还给出了“以前的叙述中被忽视的虚拟维度。我的身体栖居的地点…我来到一个地点,为我可能的行动提供无限的视野”。

建筑是居住地点的物理表达。它的表达一定程度上需要传达“真实”的感觉。这也是艺术的需求。化身的原始功能是空间导航中的图像化的焦点。提供身临其境的的感觉。可能壁炉是需要的,但床可能值得商榷。

案例 2:虚拟建筑“Meta ZiWU 元宇宙誌屋”亮相希壤元宇宙世界

据环球网科技综合 2022 年 4 月 29 日的消息,由中国建筑师、MAD 建筑事务所创始人马岩松创作虚拟建筑主体的“Meta ZiWU 元宇宙誌屋”在希壤元宇宙世界正式亮相,如图所示。

虚拟建筑“Meta ZiWU 元宇宙誌屋”(来源:百度希壤)

实际上,这一在希壤元宇宙世界中最新亮相的地标性建筑物,一经出场便自带明星光环。马岩松在“Meta ZiWU 元宇宙誌屋”中所表达的“有机生长”的设计理念,也与百度希壤所一直期待的在元宇宙世界中“无限生长、代表未来”的宏远愿景不谋而合。

在这一设计中,马岩松希望人们能彻底忘记现实世界因为建造所产生的局限,给“建筑”赋予新的属性,一种与人的感官、行为、情绪和精神紧密相连的生物体,与每位观众一起展开想象,质疑和批判现实世界习以为常的“合理性”。

誌屋的“建筑”以有机的状态自然生长,没有核心筒、楼板、建筑结构和任何传统意义上的物理空间,也没有立面的概念。它的表皮像海洋生物的皮肤,半透明又闪闪发光。“建筑”内的空间都是一个个岛屿和气泡,没有重力的约束,在“裙房”的穹顶下和所谓“塔楼”的半通明通道中漂浮,建筑内是一个全新的时空,随着时间和内容不停变幻。

国外建筑元宇宙的平台有:CRYPTOVOXEL

国内建筑元宇宙的平台有:虹宇宙、百度希壤

本文摘编自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亿欧智库、浙江省文化创意产业协会、深圳市数字创意产业协会联合发布的《2023中国文创文旅元宇宙白皮书》,本篇作者:易诗涵、陈永东、孟庆楠。

更多来自 ArtThat Editorial

这本新书让你在建筑细节中同时发现美和脑洞

Counterprint出版的新书《快乐建筑》( Happytecture),庆祝他们过去几年来充满欢乐的实践,将普通的地方转变为引人注目、诙谐的艺术作品。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