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唱机|原来你是这样的艺术家 “我假装已经死了,阿门!”

想要了解我——主要是艺术家的一面,这是唯一值得留意的部分——就应该仔细看看我的画,从中看出我的本质和意图。

“假设这是一场安魂曲后的表演,就像爱伦·坡的小说一样,我假装已经死了,但是我仍然可以看到和听到周围发生的事情。”《纽约时报》的卡罗尔·沃格尔还曾经写道,

没有人能像他的幽默那样,常常令人病态地着迷,这使他的作品超越在视觉愉悦之上。

对,他就是把一根香蕉卖到12万美元的卡特兰!打开艺廊点唱机,由艺舟(“picark”)来为你独家译介,还可在官方双微(“artthat”、@艺廊网)回复你喜欢的艺术家,下次特别为你播放。

当世唯一敢如此说的艺术家:我假装已经死了,阿门!

大多富于很强的张力,来自于作品中的事物恰当或突兀的情境转换,材料、大小、真假等因素。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希望自己的作品“亲切温和、令人欣慰、引人瞩目,同时又是堕落和消耗殆尽的。”

从《寄生虫》到《鱿鱼游戏》揭示的真相:你我只是被掉链的那一环

来自韩国的雕塑家徐道获(Do Ho Suh)创作的“因果报应”(Karma)雕塑,由98个不锈钢的人像叠罗汉一般组成,每个人像被另一个站在身上的人遮住眼睛。

一天给你一个小世界 田中达也的缩影日历上新停不下来

也就是在全球大流行期间,他开始把口罩、温度计和卫生纸融入到作品当中。这些再熟悉不过的物件,竟然被改造成了游泳池、洗衣机和滑雪场!

用上帝视角来看世异时移:这本书记录了地球表面的巨大变化

《世异时移:我们如何改变地球》以惊人的地球图像为特色,批判性地审视了人类在极短时间内完全改变地球表面的众多方式。

用2500张回收纸板造出整个工业时代还拍成定格动画 他做到了!

澳大利亚艺术家丹尼尔·阿格达(Daniel Agdag)用纸板、木材和描图纸制作发明的装置和旧时的飞行器,将他的异想天开的幻想变成细节丰富的雕塑。

他把藏在每一条无名街道的房子 拍成真正的超现实“环游飞屋”

作为他一直持续的系列“飞屋”作品的一部分,法国摄影师洛朗·谢耶想象在一个没有重力的世界里,不寻常的建筑似乎漂浮空中,只被松垮的电线束缚着。

他不拍一张建筑照片 却让每一幢都是现实版的哈利·波特魔法设定

在卡赞坚的手中,这种从自然主义的想象力中获得的自由给这些超常的空间让路,这即相似又毫不相干——是一种即狂野又忧郁的幻象。

大海才是最好的造梦师 让我们潜到水下去开启另一层梦境吧

英国雕塑家Jason de Caires Taylor为位于墨西哥卡昆国家海洋公园的海底雕塑博物馆增添400多件水泥雕塑作品,整个雕塑群落命名为:无声的进化。

这些只由玻璃碎片组成的动物 不但看着珠光宝气还大有来处

波兰艺术家玛塔·克洛诺斯卡(Marta Klonowska)延续她独特的雕塑技艺——将数千块Bling-Bling的玻璃碎片,拼接形成多彩灵动的动物造型。

你想象不到的 他用铁丝网折服科切拉音乐节和阿布扎比皇家!

Edoardo Tresoldi是一位来自意大利的雕塑家,早前就以巨大的铁丝网建筑雕塑而闻名。他用金属丝网制作出近乎透明的大型装置,并且它们经常被安置在公共场所以供参观。

迷人的照片背后 他拍下的是三个女儿一台戏与人间无常

“我想说‘生活就是艺术’,”他解释说,“我从来没有称我的摄影为‘艺术’,但它们确实让我看到了,我感受到的艺术的样子。”

艺术路上只立扫把怎么够!看这用怪石堆叠出的惊人平衡雕塑

来看美国科罗拉多的大地艺术家Michael Grab用他超乎寻常的耐心和惊人的平衡感,简单堆叠却创造出这些巧夺天工的岩石雕塑。

宇宙没有尽头 她用绕遍地球的纱线告诉你…我们要去哪里

盐田千春,作为日本行为和装置艺术家经常用日常物件在她的作品中实施,比如床、窗和鞋子,介入到这些物件找寻到的记忆,去探讨生存和死亡的关系。

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能化成飘逸的彩虹 就看在谁的手中

艺术家加布里埃尔·达维(Gabriel Dawe)专注于创作彩虹装置,这些装置看上去就像折射而出的光束,由数以千计的多彩纱线组合成空灵的作品。

咔嚓一下半个世纪 一位保姆记录的黑白与色彩告诉你欢乐满人间

一位保姆自学成才,用50年的热情借摄影记录了她身边的世界,除照片外还运用了家庭摄录机、录音机,为我们开启了一扇窗口,去一探20世纪后半叶美国的街头风情。

这有一出水泥小人的“人间喜剧” 说尽你我996和007背后的悲凉

一如以往,Cordal通过他的黑色幽默试图去揭示社会政治问题,往往透过他镜头中穿西装的小男人——无论是作为长期遭罪的工薪族还是公司的上层人物。

长图预警!3位海洋摄影师用镜头带给你这一盛夏的“凉”辰美景

这三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海洋摄影师,从意大利到澳大利亚,用镜头创作出令人陶醉的影像,每一个都以最精美的方式捕捉到令人惊叹的海洋世界,给你这一盛夏的“凉”辰美景。

他一生就只画些瓶瓶罐罐,却最终成为“艺术家中的艺术家”

“我本质上只是那种画静物的画家,只不过传出一点宁静和隐秘的气息而已。”看到物质的存在,感受它们,用接近它们的色彩描绘,不用刻意,也许这是我看到的莫兰迪的绘画。

想要了解我——主要是艺术家的一面,这是唯一值得留意的部分——就应该仔细看看我的画,从中看出我的本质和意图。

最后,借用古斯塔夫·克林姆特的这句话,这也是点唱机的由来,从艺术家的作品中朴素而动人的力量开始,写下第一句到今天还没停笔的原因。

在这先注册登录后在看板讨论。欢迎在微信、微博上搜“艺廊网”、“artthat”关注我们。

快来加入游艺小分队,与艺术家一起再次创作,把丝网版手工带回家!

更多来自 ArtThat Editorial

他把飞鸟和水流的动感注入复杂的纸雕 还带有模块化设计

英国艺术家理查德·斯威尼(Richard Sweeney )从自然有机形态如雪堆和云等获得灵感,用纸创作出了精致的模块化雕塑。
查看更多

1 Comment

发表评论